首页 > 知识聚焦 > 科研交流

2009至2017年西安市流感病毒分型和流行特征

作者:感染病学分会 日期:2018-08-07 浏览量:108

摘要目的

了解西安市流感病毒的分型和流行特征。

方法

收集2009年8月至2017年12月西安市5家流感监测哨点医院的流感样病例咽拭子标本21 856份,采用实时荧光定量PCR法进行流感病毒核酸检测和分型,采用鸡胚细胞(或)犬肾传代细胞系(MDCK)分离病毒,同时将流感样病例分为7个年龄组。采用SPSS 18.0软件分析流感病毒监测结果和数据。

结果

21 856份流感样病例中,流感病毒阳性标本数为3 539份,阳性率为16.19%,其中A型流感病毒(包括季H1型、季H3型、新甲H1型、H7型)占62.39%(2 208/3 539),B型流感病毒(Victoria、Yamagata和B型未分型)占37.50%(1 327/3 539),混合型为0.11%(4/3 539)。不同年份流感病毒阳性检出率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357.65,P<0.01)。1至3月A型主要流感病毒占49.07%(947/1 930)、B型占50.93%(983/1 930),10至12月A型流感病毒占78.07%(1 061/1 359),B型占21.93%(298/1 359)。1至3月和10至12月A型主要流感病毒和B型流感病毒构成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550.06,P<0.05)。0~3岁,>3~7岁,>7~13岁,>13~18岁,>18~24岁,>24~60岁和>60岁年龄组流感病毒检出阳性率分别为12.61%、19.41%、19.66%、22.98%、14.91%、13.50%和12.84%,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202.52,P<0.05)。

结论

西安市流感病毒以A型为主,冬春季为流感病毒高发季节。人群普遍易感,推荐接种流感疫苗。


      流行性感冒(流感)是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可在高危人群中造成严重疾病和死亡[1]。2009年甲型流感在我国乃至全球大面积流行[2],西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开始进行流感病毒实验室检查,通过5家哨点医院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流感监测工作。2017年全国各地流感高发,引起社会各界关注。本研究通过分析2009至2017年西安市流感病原学监测结果,以期探讨流感病毒不同型别在西安市的流行特征,为预防控制流感提供参考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监测时间

从2009年8月开始进行监测,收集2009年8月至2017年12月的数据,共采样21 856份。每年10月1日至次年3月31日为高发监测季节,4月1日至9月30日为低发监测季节。

1.2 监测对象

在西安市辖区5家流感监测哨点医院(西安市儿童医院、西安市第一医院、西安市第四医院、西安市中心医院、西安市长安区医院,其中三家为市级综合三甲医院,一家为省级综合儿童医院、一家为区级二甲医院),按照国家流感监测指南,随机选择发热(腋下体温≥38 ℃),伴咳嗽或咽痛的流感样病例(ILI)的门诊、急诊或住院患者,以及流感暴发时采集的流感样病例。

1.3 标本采集

由西安市流感监测网络实验室统一培训5家哨点医院的医务人员,采集发病3 d内ILI的鼻咽双拭子标本,置于灭菌的4 mL DMEM采样液中,在4℃条件下保存,并于48 h内冷藏状态下送到西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1.4 病原学检测

采用实时荧光定量PCR分子生物学方法进行流感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病毒株用鸡胚细胞和(或)犬肾传代细胞系(MDCK)进行病毒分离,并送国家流感中心复核,具体方法参见全国流感监测方案[3]。

1.5 统计学方法

数据来源于"中国流感监测信息系统",采用SPSS 18.0软件进行分析,计数资料用例(百分数)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每年流感病毒检测情况

21 856份咽拭子标本中,阳性标本数为3 539份,阳性率为16.19%。所有检测阳性标本中A型流感病毒(包括季H1型、季H3型、新甲H1型、H7型)所占比例为62.39%(2 208/3 539),A型中除1例H7N9病例外,季H1亚型占的比例最少,2010年后未再检出;B型流感病毒(Victoria、Yamagata和B型未分型)所占比例为37.50%(1 327/3 539),2013年开始对B型流感病毒进行Yamagata系和Victoria系鉴定。混合型4份,占0.11%(4/3 539)。各年份流感病毒型别分布见图1。各病毒型别在不同年份的检出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357.65,P<0.01)(表1)。


表1 2009年8月至2017年12月西安市流感监测病原学结果[阳性份数(%)]


图1 2009年8月至2017年12月西安市流感监测采样标本数及流感病毒检出阳性率

2.2 不同月份检测结果

将2009年8月至2017年12月的监测数据中主要的流感型别(不包含季H1、H7及混合型)分布按月进行统计,4至9月为低发季节,高发季节为1至3月和10至12月,1至3月A型占49.07%(947/1 930)、B型占50.93%(983/1 930),4至9月A型占81.6%(204/250),B型占18.4%(46/250),10至12月A型占78.07%(1 061/1 359),B型占21.93%(298/1 359)。1至3月和10至12月A型流感病毒和B型流感病毒构成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550.06,P<0.05)。


图2  2009年8月至2017年12月西安市各月份流感病毒分布

2.3 性别和不同年龄组流感病毒检测结果

男性流感患者检出率为15.95%(1 890/11 846),女性流感患者检出率为16.47%(1 649/10 010),男女流感患病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07,P>0.05)。按照现行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学龄要求以及不同人群年龄组的特点,将人群划分为7个年龄组,其中>3~7岁、>7~13岁、>13~18岁年龄组流感病毒检出阳性率较高,不同年龄组流感病毒检出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202.52,P<0.05)(表2)。


表2  2009年8月至2017年12月西安市流感监测不同年龄组标本采集和分布情况(份)

3 讨论

西安市流感监测网络实验室管理5家哨点医院,在全国流感监测网络实验室中属于承担任务较多的网络实验室,样本采集和监测能够反映西安市流感的流行水平。监测期间,除发现1例H7N9病例外,均为常见的A型和B型流感病毒,未发现新流感病毒亚型。自2009年我国大范围流行新型甲型H1N1以后,西安市季H1型流感逐渐消失,之后的8年时间,B型流感、新甲H1及季H3在每年均有流行,流感病毒不同型别之间呈现交替流行的规律,其中B型流感在2011至2012年冬春季、2013至2014年冬春季以及2016年春季成为优势病毒,与其他北方城市报道的B型流感病毒呈现隔年流行的特征一致[4,5,6,7,8,9],这与人群免疫水平的产生与消退有关,流感病毒抗体的免疫作用具有特异性,一种型别的流感流行过后,引起机体产生免疫力,此种免疫力只针对该型别流感病毒具有免疫作用,而对其他型别的流感病毒没有作用,所以一般在某种流感流行后的一段时间内一般不会再出现该型别流感的暴发流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群对此型别的特异性抗体下降,又会重新流行。对流感病毒连续9年的监测发现,西安市B型流感病毒的Victoria和Yamagata两个亚系的阳性率相当,分别为2.20%与2.31%,而三价流感疫苗毒株[A(H1N1)+A(H3N2)+B(Victoria)或B(Yamagata)],只能覆盖B型亚系中的一种,因此,四价流感疫苗,即同时包括Victoria和Yamagata 2个系的流感疫苗在西安市流感疫苗接种策略中更加推荐。

流感的季节性依然明显,呈现冬春季高发的态势,与其他北方城市流行高峰一致[10,11],夏季呈现低发,与一些南方城市出现的夏季小高峰有所不同[12,13,14,15],而且常造成南方城市夏季流感流行的H3N2流感,在西安市并未成为优势毒株,与南北方气候差异以及流感流行地理差异有关。因此,根据北方流行季节可制定西安市流感疫苗接种时间和策略。

在连续9年监测中,不同型别流感病毒流行月份不同,10至12月A型流感占绝对优势、B型流感相对较少,1至3月各型均有流行。神经氨酸酶抑制剂奥司他韦、扎那米韦对甲型流感病毒,包括2011年以后的新甲型H1N1流感病毒敏感有效,而扎那米韦对甲型流感病毒具有特异性抑制作用,对乙型流感病毒作用较弱。根据不同月份流感病毒亚型分布不同,可以为临床医师抗流感病毒治疗提供提示。

对流感发病人群进行分析时,按照现行的幼儿园和小中学学龄要求进行了年龄分组,分成了散居、幼托、小学、中学、大学的年龄段以及一般成年人群及60岁以上的老年组,发现>3~7岁、>7~13岁、>13~18岁年龄组流感病毒阳性率较高,与这一人群聚集性大、免疫力低有关[7,8,13],也与该人群出现流感样症状就诊比例高有关,提示应加强学龄前和学龄儿童以及中小学等集体单位中人群的流感疫苗接种率[16],以提高群体免疫力,同时要注意学校幼儿园等群体单位流感疫情的及时处置。

综上所述,西安市处于北方地区,冬春季节流感高发,各型别流感病毒在冬春季节分布不同,应注意流感疫苗接种的时间和重点人群,同时加强群体单位流感疫情的处置。

利益冲突利益冲突 无

参考文献

[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Influenza(seasonal)[EB/OL].(2018-01-31)[2018-03-02]. http://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influenza-(seasonal).

[2]ChengX,TanY,HeM,et al. Epidemiological dynamics and phylogeography of influenza virus in Southern China[J]. J Infect Dis, 2013,207(1):106-114. DOI:10.1093/infdis/jis526.

[3]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全国流感监测方案(2010年版) [EB/OL].(2010-09-10)[2018-03-02].http://www.nhfpc.gov.cn/jkj/s3577/201009/3fa356d0f4834d408fde6c12891a6482.shtml.Ministry of Health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National influenza surveillance program(2010 version) [EB/OL].(2010-09-10)[2018-03-02].http://www.nhfpc.gov.cn/jkj/s3577/201009/3fa356d0f4834d408fde6c12891a6482.shtml.

[4]李岩,韩光跃,刘艳芳,等.2009-2015年河北省流感病原学监测结果分析[J].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2015, 10 (8):734-737. DOI:10.13350/j.cjpb.150815.LiY,HanGY,LiuYF, et al.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of influenza virus surveillance in Hebei province from 2009 to 2015[J]. Journal of Pathogen Biology, 2015, 10 (8):734-737. DOI:10.13350/j.cjpb.150815.

[5]史晓林,方仙,赵静. 2013-2016年南阳市流感病原学监测结果分析[J]. 现代预防医学,2017, 44 (14):2636-2639.ShiXL,FangX,ZhaoJ. Analysis of pathogenic surveillance results of influenza in Nanyang between 2013 and 2016[J]. Modern Preventive Medicine, 2017,44 (14):2636-2639.

[6]徐萌杰,祁美荣,李炜,等.2009年-2015年鄂尔多斯市流感监测结果分析[J]. 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6, 26(11):1635-1639, 1647.XuMJ,QiMR,LiW, et al.Analysis of the surveillance results on influenza in Ordos during 2009-2015[J].Chin J Health Lab Tec,2016,26(11):1635-1639,1647.

[7]李红,卢囡囡,于娟,等.西宁市2012-2016年儿童流感病原学监测分析[J]. 中国妇幼保健,2017, 32(4):813-816. DOI:10.7620/zjfybj.j.issn.1001-4411.2017.0461.LiH,LuNN,YuJ, et al. Pathogenic surveillance and analysis on influenza in children in Xining city from 2012 to 2016[J]. Maternal and Child Health Care of China, 2017, 32( 4 ):813-816.DOI:10.7620/zjfybj.j.issn.1001-4411.2017.0461.

[8]王芳,孙宇,赵林清,等.2006至2014年北京单中心儿童乙型流感病毒流行监测[J].中国循证儿科杂志,2015, 10(4):255-259. DOI:10.3969/j.issn.1673-5501.2015.04.004.WangF,SunY,ZhaoLQ, et al. Surveillance of influenza B virus epidemic in children with influenza-like illness in Beijing from 2006 to 2014[J]. Chin J Evid Based Pediatr, 2015, 10(4):255-259. DOI:10.3969/j.issn.1673-5501.2015.04.004.

[9]温雯,马建新,黄立勇,等.2015-2016年北京市朝阳区流感流行特征及病原学分析[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7,21(1):8-12. DOI:10.16462/j.cnki.zhjbkz.2017.01.002.WenW,MaJX,HuangLY, et al. Epidemiological analysis of surveillance for influenzain Chaoyang district,Beijing,2015-2016[J].Chin J Dis Control Prev, 2017, 21(1): 8-12. DOI:10.16462/j.cnki.zhjbkz.2017.01.002.

[10]孙佰红,王璐璐,于伟,等.辽宁省2010-2014年流感流行特征及变化趋势[J].中国公共卫生,2016,32(1):45-47. DOI:10.11847/zgggws2016-32-01-14.SunBH,WangLL,YuW, et al. Variation tendency and epidemiologic characteristics of influenza in Liaoning Province,2010-2014[J]. Chin J Public Health, 2016,32(1):45-47. DOI:10.11847/zgggws2016-32-01-14.

[11]杨海荣,秦圣洁,罗云,等.2013年-2016年呼和浩特市流感病原学监测分析[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7,27(5):710-712.YangHR,QinSJ,LuoY, et al. Pathogenic surveillance and analysis of influenza in huhhot during 2013-2016[J].Chin J Health Lab Tec, 2017,27(5):710-712.

[12]贺志锐,郑小莉,邓颖,等.2007-2014年武汉市儿童流感病原学监测结果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6, 43 (22):4089-4091, 4095.HeZR,ZhengXL,DengY, et al. Analysis of the children′s influenza pathogenic surveillance in Wuhan city between 2007 and 2014[J]. Modern Preventive Medicine, 2016, 43 (22):4089-4091,4095.

[13]魏凌秀,林洁,崔大伟.2013至2015年杭州市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中华临床感染病杂志,2017,10 (4):288-292.DOI:10.3760/cma.j.issn.1674-2397.2017.04.010.WeiLX,LinJ,CuiDW.Epidemiological analysis of influenza A and B viral infections in Hangzhou from 2013 to 2015[J]. Chin J Clin Infect Dis, 2017, 10 (4):288-292.DOI:10.3760/cma.j.issn.1674-2397.2017.04.010.

[14]钱程,陈聪,祖荣强,等.常州市2010-2016年流感监测的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7,21(11):1123-1127. DOI: 10.16462/j.cnki.zhjbkz.2017.11.011.QianC,ChenC,ZuRQ, et al. Epidemiological analysis of influenza surveillance in Changzhou from 2010 to 2016[J]. Chin J Dis Control Prev, 2017, 21( 11): 1123-1127. DOI: 10.16462/j.cnki.zhjbkz.2017.11.011.

[15]黄婷,潘明,周丽君,等.2011-2015年四川省流感监测结果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6,43(13):2466-2470.HuangT,PanM,ZhouLJ, et al. Influenza surveillance analysis in Sichuan: 2011-2015[J]. Modern Preventive Medicine, 2016, 43(13): 2466-2470.

[16]冯录召,杨鹏,张涛,等. 中国季节性流感疫苗应用技术指南(2014-2015)[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4,35(12 ): 1295-1319.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4.12.001.FengLZ,YangP,ZhangT, et al. Technical guidelines for the application of seasonal influenza vaccine in China(2014-2015)[J]. Chin J Epidemiol,2014,35(12 ): 1295-1319. DOI: 10.3760/cma.j.issn.0254-

本网站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中华临床感染病杂志编委会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