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单击图片更换验证码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会动态

2020北京医学创新与转化大会 | 北京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主任委员朱军:创新不难,难的是始终为患者解决问题的心态
2020-12-22    来源:北京医学会 浏览量:6883

2020北京医学创新与转化大会 | 北京医学会

肿瘤学分会主任委员朱军:创新不难,难的是始终为患者解决问题的心态


“人都会生老病死,如果选择得一种肿瘤,我愿意是淋巴瘤。”作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大内科主任的朱军,诊治淋巴瘤已经三十多年。目前,淋巴瘤已成为控制率、治愈率最高的肿瘤之一。朱军团队在治疗霍奇金淋巴瘤方面,治愈率维持在80%左右的高水平。

在朱军领导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淋巴瘤科早已声誉在外。科室每年接诊的新增淋巴瘤患者、住院人次、每年以及累计淋巴瘤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数量,在国内位居前列。在北京医学会举办的2020年北京医学创新与转化”大会上,朱军接受健康界专访时,分享了他对肿瘤药物创新的思考与建议。


 


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而创新

朱军一直深爱着他的事业,将办公室门牌号设为99086,意为“救救淋巴瘤”。

对于患者,朱军始终抱有一种天然的悲悯情怀。他认为,作为一名医生,要学会换位思考,或许经历和患者同样的磨难,才能知道如何更好地帮助他们。“我常常提醒自己,在看病的过程当中,我们需要特别的用心、谨慎,希望我们更多的病人能好。”

“医学创新与转化的实质就是如何把科学的研究转化为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朱军表示,肿瘤除了对患者身体的折磨外,心理的影响也很大。他认为,通过创新成果的落地,能够更好的解决患者的痛楚。


我国创新药有望领跑

从医三十余载,朱军见证了我国淋巴瘤学科的发展历程。寒暑数十载,朱军等专家在专业领域奋力开拓,推动我国淋巴瘤诊疗走向规范化、国际化。

朱军感慨:“初入该领域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CHOP方案(CHOP方案是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的常用化疗方案。与环磷酰胺、阿霉素、长春新碱、强的松联合化疗),没有免疫治疗、靶向治疗,淋巴瘤患者非常痛苦,患者的生存率很低。”

“我们总是期待着海外新药能在中国开展临床试验,或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能把中国大陆纳入其中,所以我们处处晚人一步,一直处于跟跑状态,再加上审评审批制度不够完备,一款新药可能要在国外上市七、八年以后才能进入中国。”朱军表示,近年来我国本土创新药企崛起,国内临床试验水平不断提高,已具备与国外同步开展全球临床试验的实力。

“我们已经从跟跑追随到并跑,甚至有希望成为领跑”。最能证明这一点的,是国产创新药泽布替尼的上市。朱军介绍,泽布替尼(百悦泽)于20191115日获美国FD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一项疗法的套细胞淋巴瘤患者;202063日获中国CFDI批准上市。朱军表示,这是我国自主研发的BTK抑制剂(布鲁顿氏酪氨酸激酶),是在中国做的临床试验,所有获取数据的也全都来自中国患者。泽布替尼在美上市,证明了我国开展大型临床试验的实力,也为本土创新药“出海”打下了基础。


始终保持创新发展与转化之心

据统计,由朱军带领的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淋巴肿瘤内科团队诊治淋巴瘤患者的5年生存率高达62%10年生存率高达52%明显高于全国一般水平(32.6%)。在临床创新方面,创造性地将门冬酰胺酶为基础的联合化疗方案用于治疗NK/T 细胞淋巴瘤,获得了70%以上的长期生存率,更新了诊疗指南的推荐意见。目前,朱军团队已经促成十余个创新药物在国内成功上市,牵头或参与开展118项国内和国际新药临床试验,占到淋巴瘤领域临床试验的79%

创新,是所有医学人必须的责任与担当。“作为一名临床医生,如何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好创新是他们要思考的问题。”朱军表示,中国的临床医生是最棒的,在2020新冠肺炎疫情“大考”中,中国的医疗队伍经受住了考验和检验。

提及我国临床医生在医学创新与转化方面的进展时,朱军表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只要有想法,总会有成果”。在他看来,医学创新与转化其实并不难,难的是有一种为患者解决问题的心态。立足于临床发现问题、想办法去解决问题,坚持下去,总会有结果。

另外,缺乏创新的动力、机制保障也是我国临床医生在创新与转化中面临的问题。“困难是有的,但国家药研、药监等部门也在努力,例如项目审批等环节就减少了许多,大大推进了科研者的项目进程。”朱军坦言,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在项目申报等方面会给研究者提供更多的支持,例如医院会向青年医生提供科研启动资金等。

对于从业多年来取得的成就,朱军感慨道,科学的进步需要团队的努力,并且始终保持创新、发展、转化之心。他呼吁医界同行共同推进肿瘤药物研发,真正让肿瘤患者看到生命之光。